南宁弑父母者曾被家暴还打出血 作案前表示过想杀父


黄某阳的初、高中同学表示,黄某阳中学时曾被父亲打骂,疑似遭受家暴。高中同学称,黄某阳曾向他表示过想杀了父亲。弑亲事件发生后,他猜测黄某阳“可能是想用相同的暴力制止家庭中一直在发生的暴力”。但他认为,不应该用暴力解决问题,不应该杀自己的父母。

8月23日,位于16楼的黄某普一家大门,已经被警方贴上封条。新京报记者 李昀 摄

文 | 新京报记者 李昀 实习生 卓曼曼

编辑丨王婧祎 校对 | 杨许丽

本文约4346字,阅读全文约需8分

8月底的一天,在广西民族大学校园北部的宿舍区,某栋教职工家属楼的第16层,一户人家深棕色的大门与众不同——上面交叉张贴着封条,落款为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8月18日。

据南宁警方发布的通报,8月4日,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一男一女夫妻二人已在自家屋内死亡多日。经侦查发现,受害者亲属黄某阳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时已逃往国外。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死者分别为广西中钧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某普和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陈某琴,嫌疑人黄某阳为二人之子,已于8月17日在柬埔寨被警方逮捕。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犯罪嫌疑人黄某阳性格较为孤僻,情绪不稳定。有黄某阳的初、高中同学表示,黄某阳中学时曾被父亲打骂,疑似遭受家暴。高中同学称,黄某阳曾向他表示过想杀了父亲。弑亲事件发生后,他猜测,黄某阳“可能是想用相同的暴力制止家庭中一直在发生的暴力”。但他认为,不应该用暴力解决问题,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杀自己的父母。

9月4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核实上述说法及案件进展,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正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

8月20日,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发布情况通报。来自“南宁平安高新”官方微博。

遇害夫妇为律师和大学教授

8月10日的晚上,一声警笛划破了广西民族大学校园里的宁静。警车停在了位于五坡的一栋教职工家属楼前。住户薛晴(化名)当时正在吃饭,并未在意。直到第二天警察敲门,询问起楼上陈某琴夫妇的情况,她才知道陈某琴夫妇已经遇害,嫌疑人是他们的儿子黄某阳。

遇害人家属此前曾向媒体讲述,8月10日当天,黄某普老家办丧事,但家属却无法联系到夫妇二人,当天晚上,亲属前往广西民族大学宿舍楼,推开门发现夫妇二人已遇害——黄某普遗体躺在门口地板上,头部受伤,还戴着口罩,可能刚进家门;陈某琴躺在书房,腹部有被砍伤的痕迹。屋内“空调被调低了”。

在陈某琴一家所住的三十层高的家属楼里,一共有120户人家,平时楼内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但陈某琴的邻居们说,平时在楼附近很少见到她和儿子共同出入。薛晴说,她甚至都没听说过陈某琴还有个儿子。

在陈某琴夫妇的亲友眼中,两人都是工作认真、在各自行业小有成就的人。广西民族大学官网显示,陈某琴为学校文学院教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理事、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理事,广西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为民间文学、民族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等。

陈某琴的研究生萧萧(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陈老师对学生很好,“她去参加学术会议,还不忘把厚厚的论文集带回来拿给我,就因为里边的两篇论文涉及我的课题。”在赠给学生的书中,陈某琴会用心写下祝福的话。有时上课还会扛着大包小袋的零食带给学生。

黄某普在广西中钧律师事务所担任专职律师,擅长经济纠纷、民间借贷案件。胡斌(化名)曾经跟黄某普在同一个案子中做辩护律师,他表示,黄某普在工作上对自己要求很高,“每次我们团队碰面商量辩护策略的时候,都会发现黄律师对案卷细节非常了解,他能注意有些被我忽略的地方,让人感觉是做了十足的准备,并且跟委托人沟通得很充分。有几次晚上我给他打电话询问关于案件的问题,他都说自己正在看案卷。”胡斌说,因为工作能力出色,黄某普在广西律师界有很好的口碑。

然而,夫妻二人对于工作伙伴们,似乎只聊工作,很少聊家庭。胡斌只记得黄某普提到过,儿子高中毕业后,考取了一所中外合办的大学,家里经济负担会不小。一名和陈某琴共事的老师说,陈某琴只说过儿子在一个“国内读两年,国外读两年”的高校读书,还表示“我跟儿子说了,准备100万送他上学,把所有家底都用上了,以后就没有咯,要靠自己去挣了”。

嫌疑人黄某阳:性格孤僻,曾踢烂宿舍的门

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嫌疑人黄某阳高中就读于南宁三十三中。该校一位曾教过黄某阳的语文老师表示,黄某阳在校期间“中规中矩”,按时交作业,不惹事,作文里也没写过太偏激的内容。还有任课老师回忆,黄某阳不爱说话,成绩不错,经常会上学校的成绩红榜,“但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地方。”

他的高中同学对他的评价也大致如此。多名同学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黄某阳的形象比较模糊,在集体里没有什么存在感。他从不跟大家一起吃饭,体育课上男生们经常一起打篮球,黄某阳也不参与,独自上自习。在教室里,黄某阳总是把头埋在书本之间学习,戴着耳机,周围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关心,就连拍摄高中毕业照也没参加。

表面上,黄某阳和同学们保持着冷淡而和平的关系。同学们记得,在询问陌生人问题的时候,他都是先打招呼,确认对方的名字以及其他细节,再去做事情。即使他在心情最差的时候,也没有当面骂过人或说过粗鲁的话。

但有时,黄某阳又会爆发出激烈的情绪。一位高中室友说,他们宿舍和阳台之间有道塑料门,有几次黄某阳周末从家里返校,“一进宿舍就开始踢门,到最后门都被踹烂了。一开始还有人问他,遇到什么事情了,他的回答都是‘没什么’,后来就没人再问了。”

8月24日,南宁三十三中大门,黄某阳曾在此就读。新京报记者 李昀 摄

罗唯(化名)是黄某阳在三十三中的同班同学,也是多名同学口中黄某阳当时“唯一的朋友”。罗唯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和黄某阳因为共同喜欢吉他和摇滚乐开始相熟,后来两人分到了同一个宿舍,床挨着床,关系就更加紧密。

罗唯说,黄某阳看似对周围的人不感兴趣,但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有一次他跟另